快捷搜索:

穆弘摩崖与孙髯翁金沙江行-云南昭通历史旅游文化

攻略导读:穆弘摩崖与孙髯翁金沙江行-云南昭通历史旅游文化
穆弘摩崖与孙髯翁金沙江行-云南昭通历史旅游文化

穆弘摩崖与孙髯翁金沙江行-云南昭通历史旅游文化

穆弘摩崖与孙髯翁金沙江行-云南昭通历史旅游文化,在云南旅游昭通巧家县白河滩金沙江岸的绝壁上,有一方题名摩崖石刻。石刻上部横排,阴刻行书“安澜吉水”4字,下部直排,阴刻行书七绝一首。诗云:“金沙自古不通舟,水急天高一望愁,何日天人开一线,联樯衔尾往来游。”末行署款:“乾隆辛酉昆明穆弘题,杨清石刻。”


一方摩崖,见证了一段历史,表达了金沙江祈望通达、向往远航的夙愿。


开浚金沙江下游航道,片帆可达吴楚,舟楫直下东溟,是金沙江两岸百姓企盼千年的意愿,也为不少有识之士所关注。明万历三十六年(1608),工部右给事中王元瀚对此即有建议,未实现。清雍正、乾隆年间,京师及各省钱局铸币用铜多仰赖云南(主要是东川)各厂供给。为舒缓铜运艰难,确保京师及各省铸钱需要,经鄂尔泰首倡、庆复力主、张允随坚持,三任云南总督不遗余力地奔走呼吁,开浚金沙江下游航道工程终于得以在乾隆五年(1740))冬实施。开浚工程起自东川府小江口,迄至四川宜宾新开滩,全长650多公里。分两段施工。上段小江口至永善县黄草坪336公里于乾隆五年十一月动工,下段永善县金沙厂至新开滩323公里于乾隆六年十月动工。为确保工期,共征调夫役数十万分段开修,抽调府、厅、州、县官员任督察之责,署东川府参将昆明人穆弘便是白河滩航道开修工程的督察。


白河滩是金沙江一大险滩。上游来水,汪洋恣肆,忽被两岸绝壁紧束成宽仅四五十米的激流。从江南岸派生出的一道石埂,横切入江心,宛若石槛。江水越槛而下,又被礁石切分为两支,直落狭谷深处,如飞瀑跌落,艰险至极。当时开修航道的工具和办法极为原始。先伐木积薪,堆放在出露于水面的礁石上,纵火焚烧,再灌水骤激,待礁石酥脆,用斧凿捶打。两岸纤道,令工匠悬空在崖壁上凿孔,楔桩,连成栈桥,再用斧凿锤钻修成纤道。原始的施工办法当然难以保证工程进度,但穆弘和他率领的工匠们肯定是尽了最大努力,摩崖石刻可以证明,至今遗存的纤道遗迹可以证明。


乾隆七年五月,张允随以上段工程告竣奏报:“……自小江口至金沙厂河口,计大小50余滩,内有最险、次险、小险各滩,现已开修工竣,今冬可运铜斤。”回望历史,当时张允随以“工竣”奏报,是为了回击朝中反对派,坚定决策中枢决心,所以,隐匿了上段工程包括白河滩在内的15处险滩尚未竣工的事实,浮报虚夸,犯了大忌。张允随奏报发出,四川总督尹继善当即上奏,参张允随“蒙蔽圣聪,邀功幸进”,并坚决反对继续开修航道。滇、川两省总督各执一词,该听谁的?该信谁的?十月,乾隆饬都统新柱为钦差大臣,会同尹继善、张允随现场会勘,“相度机宜,妥酌具奏”。现场会勘后,张允随奏“实可开修”,尹继善坚持反对,新柱态度模棱,大意谓下段工程问题不大,上段各险滩“石巨工艰,纵加疏凿,下水仍属堪虞”。乾隆权衡利弊,对开修工程仍给予一定支持:“详酌妥筹为之,以成此善举。”


上段工程受阻,下段工程进展顺利,至乾隆十年四月奏竣。从此,东川外运京铜可经由云南旅游昭通至永善金沙厂上船,直达宜宾、泸州,转运京师及各省钱局。今永善县境内的《江神庙碑记>载当年铜运盛况,称:“舻舳相接,欤乃之声应山而响,而自蜀至滇商贾贸易者,亦络绎往来矣。”


下段工程告竣鼓舞了乾隆,当年冬天,上段未竞工程再次上马,以开浚蜈蚣滩、白河滩、双佛滩等15大险滩为重点。十三年六月,张允随奏报:“自蜈蚣滩至双佛滩一带险滩尽皆开通”,且称二至四月已由小江口运铜三十二万多斤至金沙厂河口,“安稳无虞”。乾隆览奏大喜,传旨嘉奖。旋又于九月谕军机大臣等收集资料,准备亲自为文立碑,垂之久远。旨下,最应该感到欢欣鼓舞的云南总督张允随却怎么也欢欣不起来,高兴不起来,为何?奏报中有水分。而真正为这件事高兴得手之舞之、足之蹈之的却是一位与仕途经济全然无缘的书生,自号“万树梅花一布衣”的孙髯翁。“兴天地自然之利,开千古闭塞之江”,利于国而惠于民,髯翁岂能无诗?一首《金沙江行上庆张两制府》的歌行体长诗,在圣上传旨收集资料的金秋九月一挥而就。


乾隆天子神禹王,卑躬菲食垂衣裳。川泽沟洫无壅塞,金沙道义开南荒。谁其议者西林相,伟略奇才天下望。乘槎有客到银河,解缆何难穿翠嶂。帝曰辅臣慎为之,务使江流永无恙。上公衔命出三台,大开制府谘群才。韩候鼓舟锐而往,三月果至四川回。按图索形若指掌,高过山口低过颡。西过犁牛东马湖,孙视瞿塘儿汉广。碧烟夹岸树连蜷,赤日逐波金光漾。虎豹磨牙伺客过,鼋鼍吹浪窥人往。天险常淹草莽间,月明空抱扬舱想。安奢构衅滇道绝,曾少伦师扼其吭。当时早从参议议,岂使长蛇吞巨象。国家车书大一统,王道平平路荡荡。形势从来需按引,治水尤先于则壤。那有土酋复梗化,况是梁山敢崛疆?誓将金锁锁支祁,不用舟书驱鬼魉。上公奏帝帝曰谕,敕宋陈韩诸臣惧。遍集篙师供指画,不惜国帑勤诹咨,广宁少保董厥事,轮蹄杂还江之隅。开江定议庚申始,盘古操槌浑沌启。八二三潭潭水清,亿千万年老蛟陟。苛求其故功易奏,行听无事平如砥。万事有成必有利,庸人往往惑世事。岂少旁挠中缺者,帷在精思独断耳。山川开辟各有时,鬼神呵护焉能私?铜蜀米,互交易,我皇神圣天为之。


书生气十足的孙髯翁高兴得太早了一点,歌功颂德的文字也太过于热情。孙髯翁的同乡,身任河工督察的穆弘,当时正忐忑不安地守护在白河滩的纤道上,对工程和自己的前程都同样地有所企望而又无力把握。


张允随既然奏报试航“安稳无虞”,接着自然是大批运铜。铜斤自小江口上船,直航川江,枯水期辅之于盘驳、吊滩等措施,可勉强通行。汛期一来,水势、滩险等情况根本不同,船毁铜沉事故陆续报闻,朝议大哗。乾隆再派户部尚书舒赫德、湖广总督新柱现场查勘后,上段工程废止。


失望的穆弘留下了摩崖上的七绝。


失望的孙髯翁留下了一首无法改易的歌行体长诗。

相关文章推荐

穆弘摩崖与孙髯翁金沙江行-云南昭通历史旅游文化_云南齐乐游游网

276855576

联系方式

Q:276855576

功能和特性

价格和优惠

获取内部资料

微信服务号